手时机 见 威尼斯人|今天是:威尼斯人微信民众 号:guidayecom,期待各人 的关注与订阅!
威尼斯人威尼斯人故事
恐怖威尼斯人故事 真实威尼斯人故事 乡村威尼斯人故事 灵异威尼斯人故事 网络威尼斯人故事 现代威尼斯人故事 威尼斯人注册超吓人 女威尼斯人威尼斯人故事 宿舍威尼斯人故事 400个民间威尼斯人故事 999个威尼斯人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探险故事 >

猴王岭生死劫

来源:威尼斯人(www.m1111.net) 作者:李慕雪 发表时间:2017-09-13

    苏瑾抱着乐乐在度假山庄门口下车时,恰好 一只五彩斑斓的大鸟从面前飞过,乐乐居然做出寻找的心情 ,这个再平常不外 的行动 却让苏瑾欣喜不已。
    乐乐在一岁时,被确诊为自闭症,其时 ,苏瑾的丈夫吴元发与公司合资 人闹翻,刚刚拉起一帮人马单干,正是生死生死 的要害 时期,自然没有时间陪老婆孩子定期做康复治疗。
    半个月前,吴元发手下的得力干将杨婕乐成 搞定一个大客户黄总,公司总算站稳了脚跟。这次猴王岭之行,就是吴元发宴请那个大客户的,顺便带苏瑾和乐乐散散心。
    “瑾姐,你看乐乐多开心啊!”杨婕接过乐乐亲了一下。突然 岩壁上树丛一阵摇晃,陪同 着“哦哦,吼吼”的叫声,一群猴子荡着树枝三五成群 而来。
    “哎呀,小猴子,乐乐快看……”杨婕抱着乐乐凑到景区护栏四周 ,一只怀抱幼子的母猴也发现了她们,攀住树枝停了下来。那只母猴是猴群里的王妃,健美俏丽,头顶上一撮红毛随风飘动,像一团跳跃的火苗,显得雍容高尚 。
    这时陆续又有几只猴子停下来张望 ,其中一只貌寝 的独眼母猴死死盯着乐乐。苏瑾敏感地察觉到有点差池 劲,正要上前接过乐乐,那只独眼母猴已经倏地飛扑过来。
    电火石光间,正在一旁扫地的跛脚老人死命拽了杨婕一把,乐乐的遮阳帽被独眼母猴抓抢在手里了。苏瑾接过乐乐紧紧搂进怀里,杨婕瘫坐在地上,额头被抓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吴元发闻讯赶来,确定乐乐没事后,不满地瞥了苏瑾一眼:“你怎么能让杨经理抱孩子?”
    苏瑾满腹委屈,却未便 解释。杨婕急遽 说:“是我看见乐乐就忍不住想抱,适才 是我大意了……”
    “把云飞找来,这些带毛畜生听他的!”跛脚老人恨恨地对正在赶猴子的事情 人员道。有人允许 一声小跑着去了,不多时就有一个眉目清秀的年轻人大步赶过来。
    那个年轻人站到护栏边,两手拢嘴,发出一阵“哦哦,吼吼”的声响,似乎在和猴子对话。树梢晃动处,体形巨大的金色猴王直立起来,发出一声绵长的呼喝。猴群接到指令,随着 猴王撤离,很快消失在密林之间。
    杨婕惊奇地看着这一幕,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能听懂猴子的语言,甚至命令 猴王?
    杨婕服务 效率很高,第二天就把那个年轻人的情况视察 得一清二楚。年轻人叫贺云飞,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爹死娘嫁人,他就随着 跛脚二叔老贺在景区讨生活。
    杨婕见黄总等人对贺云飞也充满好奇,就以答谢为由,宴请贺云飞。席间,黄总迫不及待地问:“你怎么会说猴语?还能命令 猴王?”
    “我哪会什么猴语?不外 是从小在猴王岭长大,听的多了就能猜出或许 意思,学着吼几声而已 。”
    贺云飞说那个金毛猴王小时候有次受伤,被他救回家养了两个月,厥后 一到冬天食物紧缺时,它就跑回来找他。有一年,因开春后遭遇冻害,不少猴子被活活饿死,已经成了猴王的金毛竟带着猴群向他求助。
    “从那以后,金毛猴群成了猴王岭实力最强的一个猴群。它们也很课本 气,那年秋天把我领到深山密林里,让我取它们酿的酒,算是酬金 吧!”贺云飞说。这下连吴元发都震惊了,连声问:“谁酿的酒?这里的猴子竟然会酿酒?”
    贺云飞解释说猴子们都有储存果实的习惯,把吃不完的山果藏在树洞里,不遇上 食物紧缺,基本就不去动那些果子。
    “如果天气、温度都合适,那些山果就发酵成酒了,老远就能闻见异香。猴子们发现这个纪律 后,就开始有目的地储存果实,等山果发酵成酒后再慢慢享用。”贺云飞说。吴元发和黄总听了,都啧啧称奇。
    “猴子酒,在我们当地又叫‘一洞百果’,是酒中上品。今天我带了一些过来,给列位 老板尝尝!”贺云飞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只酒瓶,刚一拔出瓶塞,浓郁果香就直冒出来。黄总大悦,一边喝一边赞不停 口。杨婕便就地 向贺云飞订购几瓶百果酒,让黄总临走时带回去。黄总冒充 推辞了几句,就欣然接受了。吴元发赞许地看了杨婕一眼,这样的部署 ,比去高等 会所效果还要好。
    这一幕被苏瑾看在眼里,心里五味杂陈,便抱着乐乐到外面透透气。正悦目 到老贺正在不远处清理垃圾桶,就上前致谢 :“昨天多亏你了,谢谢你!”老贺抬头看了她一眼,说:“没事别抱着孩子随处 走,那个独眼母猴惦念 上这孩子了,还会找时机 来抢的……”
    苏瑾一惊,她和独眼母猴无冤无仇,为什么一定要抢她的孩子?
    老贺见苏瑾追问,便停下手里的活儿,跟她讲起独眼母猴的遭遇。猴子是一种群居动物,很难独立生存,如果一个猴群零落解体,幸存的猴子就要投靠此外 猴群。独眼母猴即是 这样投靠的金毛猴王。
    “猴子们能接受外来的母猴,却不接受小猴。它们趁母猴不注意时,把幼猴拖走咬死了,母猴发现后和几个大公猴咬成一团,眼睛就是那时候弄瞎的。从那以后它就魔怔了,一有时机 就想偷抱此外 小猴,现在看见小孩也起心了……”
    苏瑾脱口而出:“这么说来,它也是个可怜的母亲……”老贺干笑两声,冷漠地说:“那些带毛畜生有啥可怜的?全死绝了才消停呢!”苏瑾听得心惊肉跳,不敢久留,当下抱着乐乐回房间了。

    杨婕投其所好,高价雇贺云飞当向导,专门陪着吴元发、黄总等人吃野味泡温泉,聊些当地民俗 轶闻。苏瑾插不上话,又担忧 乐乐再度受到惊吓,大部门 时间都独自带着乐乐呆在房间里。她住的房间离餐厅后厨很近,从窗口可以看到厨师们在树下处置惩罚 食材,通常是山鸡野兔等活物。
    这天黄昏 ,苏瑾惊奇地发现两个厨师在树上拴了一根绳子,过了一会儿,居然吊起一只小猴。那小猴一看就刚出生不久,瞪着无辜的眼睛,惊恐得满身 瑟瑟发抖,似乎 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沦为一道“野味”了。苏瑾拿上钱包,计划 下楼赎回那只小猴,刚拉开一丝门缝,就听到两小我私家 一边走一边争吵。
    “那只小猴是红毛王妃的孩子,红毛王妃是猴王最受宠的妃子,你们这么做会激起整个猴群的恼怒 ……”贺云飞急切地说。
    杨婕不为所动:“这事怪不得我,催了你两天,你一直找借口说捉不到吃奶的幼猴,我只好从特殊渠道搞一只。”
    贺云飞气急松弛 地说:“为了一个书上看到的食谱,就要用幼猴烹制‘永生 婴’,他们脑子是不是有病?”
    杨婕冷笑一声,阴阳怪气地回应:“是啊!他们脑子虽然 有病,否则 怎么会相信猴子会酿酒?你几块钱一斤买的水果,打结果 汁,兑上酒精香料就卖上千块一瓶,不要以为我真不知情!”
    贺云飞被噎得说不出话来,站在原地不动。杨婕又道:“猴王不是有权和每一只母猴交配吗?牺牲一只小猴能有什么问题。”
    贺云飞没有再说什么,两小我私家 越走越远。苏瑾得知小猴是吴元发用来招待黄总等人的,默默关上门,在床头呆呆坐了下来。
    半个小时后,她亲眼目睹了小猴被杀的残忍一幕……当小猴整张猴皮都脱落下来时,岩壁树林中传来一声母猴的凄惨哀嚎!
    苏瑾抱着乐乐从窗口望去,只见那些猴子将树枝摇得哗哗作响,红毛王妃神情悲戚,几近疯狂地攀着树枝上下跳跃。金毛猴王死死盯着这一幕,凌厉的眼神让苏瑾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也许猴群的绝地还击 就要开始了。
    当晚,用那只幼猴做成的“永生 婴”是压轴大菜。苏瑾一看到这道菜,便想起幼猴被杀时血淋淋的一幕,脸色煞白,胃里一阵阵往上翻涌。
    “你怎么回事?”吴元發有点不兴奋 ,低声问。苏瑾抿着唇摇了摇头,生怕一开口就就地 呕吐出来。杨婕起身接过乐乐,说:“瑾姐有点不舒服,你们慢用,我先送瑾姐回房间休息!”杨婕抱着乐乐,护送苏瑾回去。
    刚一到房间,苏瑾就冲进洗手间一阵干呕,良久才慢慢平复下来。“瑾姐,瑾姐,你没事吧?”杨婕在外面敲门,体贴 地问道。
    “我没事……”苏瑾回覆 。
    “哦哦,吼——”苏瑾敏感地察觉到窗外有猴子发出的声响,急遽 开门出来,只听杨婕一声尖叫,一只成年公猴不知什么时候钻进房间,正抱着乐乐往窗户边爬,另一只猴子扒着窗户,在等着接应。两只猴子迅速完成交接,扒着窗户的猴子接住乐乐后一刻都没停留,奋力将乐乐直抛了出去。
    “不要——”苏瑾一声尖叫,扑到窗边,只见乐乐被另一只藏在树枝间的母猴接住。那母猴娴熟地一手搂着乐乐,一手攀着树枝回到猴群,来到金毛猴王和红毛王妃跟前。乐乐经过这一番折腾,吓得死命大哭。红毛王妃龇牙咧嘴,满身 猴毛都炸起来,那是极端 恼怒 的体现 。金毛猴王却像王者一样冷酷冷静 ,发出一声命令 ,带着猴群和乐乐往深山密林遁去。
    乐乐被猴群掠走的消息,震惊了整个度假山庄。“是我活该 ,我看瑾姐一直没出来,就把乐乐放到床上了,想看看瑾姐有没有事……”杨婕不停哭泣 。苏瑾呆如木雕石塑,喃喃自语般地说:“是我自己蠢,我基础 就不应 带乐乐到这里来……”
    吴元发掏脱手 秘密 报警,杨婕一看立刻不哭了,压低声音说:“猕猴是国家二级掩护 动物,警察一来,‘永生 婴’的事就兜不住了,咱们和度假山庄都撇不清关系……”杨婕说到“咱们”时,加重了语气。吴元发现 白她担忧 牵连到黄总等人,之前的努力功亏一篑,便迟疑起来。度假山庄的总经理急遽 说:“杨经理说得对,吴总请放心,我马上调集所有的事情 人员,让云飞带队去找,一定能把孩子找回来!”

    “我只给你们一天时间,如果明天还找不到,必须马上报警!”吴元发权衡利弊,最终做出让步。
    苏瑾愕然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像是从来都不认识这个男人。
    正如苏瑾担忧 的那样,贺云飞带着几十小我私家 翻山越岭找了整整一天,连一只猴影也没见到。
    吴元发大发雷霆,杨婕也道:“不外 就几只猴子,我就不信它们还能藏起来!”
    老贺干笑两声,说:“你现在自然不信,等你的孩子被捉去时就信了!”杨婕脸一红,正要反驳,却被吴元发呵叱 :“行了,别说了!”
    苏瑾看着这一幕,心里升起一个巨大的疑团,前后细细一想,不由得脸色大变,她恳求 老贺:“你若有法子,就救我孩子一命,我们娘俩感念你一辈子!”
    老贺犹豫再三,讲了一段往事。原来,二十年前,猴王岭来了一个专门收购活猴卖给餐厅的外地商人,老贺和年老 搭档,捉的猴子最多,挣的钱也最多。
    厥后 警方介入,不允许各人 抓猴子,但是,猴子却开始抨击 了——不时有人失踪,尸体却在后山被发现,而致命伤,都是头上被砸出的血窟窿。老贺和贺云飞的父亲也是那个时候出的事,他们兄弟俩上山时,被猴群围攻,贺云飞的父亲被猴群杀死,老贺逃跑时,慌不择路坠下山崖,摔断了一条腿。
    众人听得心惊胆战,贺云飞显然是第一次听说父亲的死因,震惊不已,怪不得二叔一直痛恨猴子,不愿他和猴群有过多接触,其中竟有这样的隐情。
    苏瑾大哭起来:“照这么说,乐乐哪另有 生路 ?”“现在猴子一定在想措施 搞到锅、绳子、漏斗一类的工具 ,”老贺分析,“找到这些工具 之前,小孩暂时不会有事,咱们另有 营救的时间。”
    “欠好 ,我知道它们去哪儿了!”贺云飞突然 想到猴王岭要地 深处有个大石洞,里面不知哪年哪月住过人,遗留着浅易 的床铺和锅灶。金毛猴王曾跟他去过一次,它们要找锅灶,肯定是到那个大石洞去了!
    在贺云飞的领导 下,众人连夜赶往大石洞,远远就看见洞口透着微微火光,混淆 着一股柴火燃烧的奇特 气味。只见金毛猴王和红毛王妃蹲在一块大石头上,其他猴子一排排蹲在地上,都在全神贯注盯着被吊起来的乐乐。两个猴子学着人的样子,正往锅灶里塞树枝,锅里的水咕嘟咕嘟冒起气泡,水烧开了。
    这时站在洞口守卫的哨猴发现了众人,发出“哦哦”的警报。乐乐之前哭得疲惫陷入昏厥 ,现在 苏醒过来继续大哭,嗓音已经嘶哑了。各人 都很清楚机不行 失,马上 一拥而入,吴元发和贺云飞等人同时去抢乐乐,不意 乐乐蓦地 升高,众人扑了个空,竟有一只老猴坐在一旁拉着绳头。贺云飞一扭头,看到金毛猴王正凌厉地注视着他,不慌不忙地弓腰站起来。
    “哦哦吼,吼哦——”贺云飞实验 和金毛猴王交流,告诉它:“我们没有恶意,只想带孩子走。”金毛猴王眯了眯眼睛,基础 懒得搭理他,一跃到了拉绳老猴跟前,接过绳头将乐乐拉到洞顶的位置。“欠好 ,它改了主意,要摔死这孩子!”老贺大叫一声,金毛猴王突然 撒手,乐乐如枝头被摇落的苹果一般,往地上急速坠落。
    整个变故就在瞬间发生,所有人都来不及阻止,苏瑾发出凄惨绝望的叫声:“乐乐——”就在这电火石光间,独眼母猴突然 从石洞角落里蹿出来,飞扑的瞬间将乐乐搂在怀里,连跳两下逃出洞口去了。众人和众猴都呆住了,回过神来纷纷追了出去,一时间地上人跑,树上猴蹿,局面 杂乱 不堪。
    很快,人群和猴群都聚集在一棵大树周围。苏瑾跌跌撞撞跑已往 ,只见乐乐脚上的绳索缠在了树枝上,独眼母猴正在用牙齿咬开,群猴呈包抄之势围攻上去。独眼母猴将乐乐紧紧护在怀里,一动不动任由群猴撕咬,身上的皮毛一塊一块被撕扯下来,惨不忍睹。
    “如果不把孩子交给猴群,它会被活活咬死的!”贺云飞心急如焚。老贺抓起一块石头就朝猴群砸去,其他人也纷纷效仿。猴子们绝不 客气地砸回来,乱石如雨中,吴元发的脑袋被砸出了血。
    正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啪啪”两声枪响,在山谷里回响不停 。猴王岭一带常有偷猎者出没,猴子们听到枪声闻风丧胆,一只胆小的猴子甚至从树上摔了下来。
    苏瑾喜极而泣,她来之前偷偷报了警,现在警察赶来,乐乐和独眼母猴有救了!金毛猴王知道局势 已去,怨恨地瞪视贺云飞一会儿,带着猴群消失在茫茫夜色里。独眼母猴抱着乐乐,慢慢滑下树干,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很快断了气。苏瑾扑已往 ,将乐乐接过来紧紧搂进怀里,大哭不止。
    警察赶到现场后,以涉嫌杀害贩卖国家二级掩护 动物为名,将所有人带离现场。轮到给杨婕戴手铐时,杨婕失控地大叫:“你们不能抓我,我有身孕,执法 划定 不能抓孕妇……”
    苏瑾痛苦地闭上眼睛,看来,她果真 没有猜错。
    在警方审讯中,老贺陈述,他曾撞见吴元发半夜溜进杨婕的房间寻欢,更亲眼目睹乐乐被猴子掠走时,杨婕故意打开窗户,且将乐乐独自放在床上,才导致乐乐被猴群挟持。
    杨婕无可推脱,认可 独眼母猴的袭击行为启发了她,于是结构 ,计划 借助猴群除掉乐乐。吴元发被杨婕的蛇蝎心肠惊呆了,杨婕哭诉:“因为一个傻孩子,你一直不愿 提出离婚,还要我打掉自己的孩子,我不宁愿 宁可 啊……”
    苏瑾带着乐乐离开猴王岭时,游客依然来来往往,只是山上的猴子少了许多 。
    “金毛带着整个猴群往深山迁徙了,”贺云飞故作轻松地耸耸肩,“也好,猴王岭的游客只会越来越多,它们离开未尝不是好事。”
    苏瑾点颔首 ,不管乐乐未来 能康复到哪种水平 ,她都对上苍心怀谢谢 。比起独眼母猴和红毛王妃,她已经是世界上最幸运的母亲。

    免费订阅精彩威尼斯人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猴王岭生死劫
本文地址:/gsh/tanxian/49260.html
上一篇:山村谜案    下一篇:沙漠里的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