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时机 见 威尼斯人|今天是:威尼斯人微信民众 号:guidayecom,期待各人 的关注与订阅!
威尼斯人威尼斯人故事
恐怖威尼斯人故事 真实威尼斯人故事 乡村威尼斯人故事 灵异威尼斯人故事 网络威尼斯人故事 现代威尼斯人故事 威尼斯人注册超吓人 女威尼斯人威尼斯人故事 宿舍威尼斯人故事 400个民间威尼斯人故事 999个威尼斯人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香女传奇

来源:威尼斯人(www.m1111.net) 作者:徐冏 发表时间:2018-02-03

    清朝乾隆年间,龙城街上新开了一家医馆。行医者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外地老头,姓陈,人称陈郎中。他中年丧妻,身边只有一个十八岁的女儿翠英。开业后,他为人看病开处方,女儿就资助 配药、收款。
    陈郎中医术好,通常 上门求医者,多能药到病除。尤其令人倾倒的是,翠英尽管不施脂粉,身上却总是散发着一种奇特的香味,令每个前来医馆的患者及其陪护眷属 都能明显感受 到一种说不出的舒坦。既治病又能获得如此美妙的享受,慕名上门求医者与日俱增。时日稍久,人们甚至将翠英与皇宫中的香妃相提并论,称谓 其为“香女”。这样一来,某些原本无病的青皮后生经常借口患病前来求医问药,目的只为一睹香女芳容,品味其体香。医馆的生意越发红火。
    消息很快传到县府衙门。李县令是个贪财好色之徒,早已娶了九房姨太太。但是,一听到香女台甫 ,他马上 心痒难熬,暗想如能娶得此女入门,就可以享受与皇上同样的艳福,这样的好事绝对不能错过!于是,他赶忙令人准备厚礼,前往医馆求亲。
    对于李县令的污名 声,陈郎中在此之前早有耳闻。陈郎中为人正派,绝不曲意投合 官府权门 ,怎么肯将女儿嫁给那么一个贪得无厌的家伙,因而委婉地谢绝 了李县令的求亲。
    李县令自从在龙城上任以来,还从没有人敢对他说出半个“不”字。如今,陈郎中居然如此藐视他的权威,那还了得!不外 ,为了掩人线人 ,他没有马上 命衙役上门强抢,而是耐着性子,令人黑暗 监视、查探,一旦查明对方稍有差错,便传唤上堂,软硬兼施,欺压 其就范。
    有一天,衙役终于探得陈家父女来自四周 的衡山县。当地一个花花令郎 因贪恋翠英身上的体香,强行求婚。陈家父女不从,被对方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告上衙门。衡山县令得了花花令郎 许多利益 ,竟不问缘由,下令将陈家父女逮捕入狱。多亏陈郎中有个亲戚在县衙当差,事先向他通风报信。为了躲避讼事 ,他只得带着女儿仓皇出走,来此地重开医馆。
    得知陈郎中有过如此一桩旧案,李县令真是喜出望外,忍不住发出一声阴险的狞笑 ,鼻子一哼说:“本官倒要看看,你这回还能躲到哪儿去?”接下来,他亲自出马前往医馆,直接向陈郎中点明其以前所牵扯的案件,声称其再不允许 这桩亲事 ,就吃不了兜著走。
    自从上回李县令差人上门说媒,陈郎中心中已有所预防 。眼下,面对李县令本人,他异常冷静 ,只是淡淡地回道:“小女姿色平平,大人看中她,无非是听信市井之人以谣传 讹,罔称她身上有什么香味而已。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会打洞。小人只是一个寻常黎民 ,哪有福气 养出那么娇贵的女儿?”
    李县令哪里肯信,立即 喝令翠英近前,张大鼻孔使劲一闻,竟然闻不出丝毫香味来。他再仔细审察 翠英的面貌外形,虽然不差,却不比自己那众多姨太太中任何一个更出彩。他失望不已,怔在原地好一会儿,终于不再作声 ,悻悻然甩袖而去。
    陈郎中哪里还敢放心 在此行医,天色渐暗,父女俩便急遽 收拾行李出了城门,一路急行,不承想才走出三十余里路,竟被一伙土匪当头截住。
    才出狼窝,又入虎口!陈郎中精通医术,却无拳无勇,遇上土匪,除了低头 丧气乖乖就擒,再无他法。众匪徒抓了陈郎中父女二人上仙女寨,对匪首说:“年老 ,我们看这女子还可以,就把她请上山来,好歹给你当个压寨夫人吧!”不想,那匪首却厉声说道:“厮闹 !你们把我当什么人啦!”
    陈郎中听到匪首训斥手下,似乎从绝望中看到了希望,忍不住斗胆 地抬起头。正巧,对方也正审察 着他父女俩。双方的目光一接触,陈郎中不由又是一怔:眼前的匪首不仅不像传说中的粗俗凶恶之徒一般,相反竟是一个身材挺拔、年纪不外 二十多岁的英俊后生。

    接下来,匪首和颜悦色地询问了陈郎中父女二人要去往那边 ,为何要连夜赶路。陈郎中见匪首长得俊朗,言谈举止文雅,压根儿不像一个打家劫舍之徒,心中的恐惧感逐渐消失,说着说着,竟如久别重逢的亲友一般,不知不觉将自己一路以来的不幸遭遇毫无保留地倾诉了一番。匪首听后,咬牙切齿地怒骂:“这帮狗官,就知道祸殃 黎民 !”
    原来,这匪首姓王,台甫 振华。他身世 于四周 一个小康之家,不仅知书达理,还习得一身不俗的武艺。他原本不愁吃不少穿,一心想在仕途上谋个出路。不意 ,他的怙恃 无意中冒犯 了当地一个从朝中告老回籍 的权贵,被逮捕入狱。因权贵的儿子还在朝中担任要职,李县令哪敢冒犯 ,于是不问情由,粗粗一过堂,屈打成招,便将王家判了个满门抄斩。王振华侥幸逃得一命,怙恃 和亲人却冤死刑场。他一怒之下,趁夜一把火烧了权贵的家,然后聚众山林,专与官府、权门 作对,但是他从来不骚扰贫苦黎民 。这回,手下人不听命令 ,擅自将这对父女掳上山来,他大发雷霆,同时也对陈郎中父女俩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重复 思索后,他才试探性地提议陈郎中父女不妨在四周 的星壁港村设立医馆,既有了个安身之所,也方便了一方黎民 。
    因这一带仍属龙城的统领 规模 ,且离城仅有三十余里,陈郎中哪敢轻易应承。王振华无奈之下只得将自己的计划尽情宣露 ,请求陈郎中父女配合。与此同时,他还郑重允许 ,随时派人黑暗 掩护 ,确保陈郎中父女平安无事。
    尽管王振华准备做的事要冒很大风险,但是,陈郎中自问如果 落在此外 土匪手里,现在 早不知落了个什么样的悲凉 下场。出于对王振华的赞赏和对贪官的愤慨,他欣然允许 了王振华的请求。
    就这样,不到两天时间,一家全新的“陈记医馆”就在星壁港村开张了。因陈郎中父女名气大,四周 一带乡村 的人以往多有耳闻,开业没几天,闻讯前来就医的患者逐渐增多,消息也很快就传回了龙城,传入了县衙。
    李县令当日从陈记医馆扫兴而归后,总感受 其中有什么差池 。勉强挨过一夜,他终于按捺不住,慌忙率领大批衙役再赴医馆。他的目的是哪怕翠英身上果真没有香味,至少也得借此时机 捞上一把,榨出些油水来。但是,当他们赶到时,医馆早已人去屋空。
    “岂有此理!居然想从本官眼皮子底下溜走,门儿都没有!”李县令一怒之下,立即 发令全城搜捕。与此同时,他还派人出城查探。现在 得知陈郎中居然在三十多里外开馆治病,他立即 率领手下一众衙役捕快直扑而去。
    令李县令大感惊讶的是,他这回见到的翠英虽然照旧 同一小我私家 ,但身上却真真实实地散发着听说 中的那种浓郁异香,一闻便神魂颠倒,难以自制。很显然,陈郎中上回是利用其高明的医术暂时消除了女儿身上的香味,借以蒙混过关而已。想到这儿,他又改变了主意,决定照旧 先礼后兵,于是再次拱手求婚。陈郎中开始仍像上回一样,说什么也不愿 允许 。时间稍久,经众官差七嘴八舌一顿威逼恐吓 ,才勉强颔首 允许 ,只是梗着脖子提出一个严苛的条件:彩礼要十万两白银,一文也不能少!否则,他父女俩宁可一头撞死,绝不屈从!

    十万两白银?这老工具 莫非是想钱想疯了!还真把女儿当成皇上的贵妃娘娘啦!李县令正要断然谢绝 ,但转念一想,陈郎中将女儿嫁出后,就是孤身一人,能花得了几多 ?横竖 他手头有的是银子,眼下大大方方给了这老家伙,只需派出几小我私家 黑暗 羁系 ,不被别人偷去抢去,早晚 不还得完璧归赵!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哈哈一笑,說:“一言为定!本官三日后准时前来迎亲!”
    离别 时,为防陈郎中父女再次逃跑,李县令特意留下二十名精壮捕快严加“掩护 ”,这才打道回府。眼看已近县城,李县令正在官轿内摇头晃脑自得 地哼着小曲,一个衙役仓皇来报:仙女寨一众土匪趁其率兵外出、城中空虚之际,杀入李府,抢走了不少财物,还掳去了八姨太。李县令一惊之下,敦促 轿夫加速 脚步,赶忙 回府。到了家中令人认真一清点,财物虽然损失很大,但金库设在地下,入口隐蔽,没被土匪发现。保住了金库,就保住了基本 ,被抢去的那些财物尽管有些心疼,终究是九牛一毛,无足轻重。至于八姨太,如今有了香女,少她一个也无妨。
    转眼间,喜期已到,李县令奋起 精神,用专车载着十万两白银,在众衙役蜂拥 下,一路鼓乐弹奏来到陈郎中的新医馆。新娘早已妆扮 得浓妆艳抹 ,罩着红盖头。李县令一下轿,那股诱人的奇香迎面袭来。他付托 随从卸下彩礼,与陈郎中劈面 清点事后 ,便扶新娘上轿,声势赫赫 回返。
    一行人宁静 到府,两个期待 在门外的丫鬟立即上前搀扶新娘直接送入洞房。李县令急火火地尾随而入,斥退丫鬟后,就迫不及待地掀开了新娘的红盖头。可是,就在那一刻,他傻眼了——掀去红盖头的“新娘”竟是三天前被土匪掳去的八姨太!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县令大惑不解:既然不是香女,那股异香又从何而来?他使劲摇醒八姨太,八姨太悠悠醒转,“哇哇”哭作声 来,哽咽着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她被妆扮 成新娘后,又被灌了药,同时在她身上塞了个小手指大的香囊。她服药后,出不了声,全身麻木毫无知觉,只能如木偶一般任人摆布,但身上却是香气四溢。
    听完八姨太的哭诉,李县令越发气愤,禁不住高声 怒骂:“这帮反贼,居然骗到本官头上来啦!活得不耐烦了吧!”骂完,李县令即令集中全县所有捕快衙役,敏捷 追捕陈郎中父女与仙女寨一干匪众,务必斩尽杀绝!众人得令,不敢怠慢,快马加鞭,以最快速度赶往星壁港村。但当他们赶到时,医馆早已人去屋空,门口贴着的一张大宣纸上赫然写着:狗官贪赃枉法,肆意祸殃 黎民 !今日略示警诫,还赃于民!若今后不思悔改,继续横行作恶,定当取你狗头,绝不轻饶!
    李县令看完,气得两眼一瞪,气血上涌,一声大吼,马上 倒地身亡。
    得知贪官已死,王振华再度与陈郎中商议说:“这十万两白银是前辈父女冒着巨大风险而得,理应归您一家所有。如那边 置,您发话吧!”
    陈郎中淡然一笑,说:“老朽父女二人只要有个安宁的地方存身,靠祖传医术,衣食足可自保,要那么多银子何用?况且 ,如果 不是壮士与手下众多弟兄全力相助,那贪官能落到如今这悲痛 下场吗?因此,老朽只想劝告 一声,以壮士这一表人才,趁如今年轻有为,在正道上讨身世 ,何虑未来 无出人头地之日。至于你手下这班弟兄,原本都是寻常黎民 ,皆因官逼民反,才不得已追随你上山落草。目下祸殃 已除,再无须要 继续啸聚山林,照旧 分发银两,让他们各自回家安身立命 吧。其他剩余银子,还望壮士信守‘还赃于民’的允许 ,分发给四周 的贫苦黎民 。”
    王振华听后,赶忙拱手称谢,当下令人将银两大部门 散发给四周 的贫苦黎民 ,剩下的分发给手下弟兄。待各人 欢呼雀跃离去后,他才朝陈郎中双膝一跪,说:“晚辈敬仰前辈德艺双绝,愿拜入门下为徒,终生济世救民。恳请前辈不计在下身世 匪类,漂亮 收容。”
    这请求来得突然,陈郎中还没回过神来,翠英却在一边娇羞地开了口:“好哇,我爹正好没个儿子呢!你一来,就算有了半个!”
    陈郎中一怔,看着面前这对年轻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说:“半个儿子?一个女婿半个儿,你俩该不是早已商量好了吧!”

    免费订阅精彩威尼斯人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香女传奇
本文地址:/gsh/minjian/49526.html
上一篇:福报    下一篇:救命的戏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