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时机 见 威尼斯人|今天是:威尼斯人微信民众 号:guidayecom,期待各人 的关注与订阅!
威尼斯人威尼斯人故事
恐怖威尼斯人故事 真实威尼斯人故事 乡村威尼斯人故事 灵异威尼斯人故事 网络威尼斯人故事 现代威尼斯人故事 威尼斯人注册超吓人 女威尼斯人威尼斯人故事 宿舍威尼斯人故事 400个民间威尼斯人故事 999个威尼斯人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天子 故事 >

不简朴 的小天子

来源:威尼斯人(www.m1111.net) 作者:卡约 发表时间:2017-06-16

    1
    宋神宗去世后,即位的宋哲宗赵煦才九岁,稚气未脱,于是他的奶奶太皇太后高氏垂帘听政。
    高太后被人称之为“女中尧舜”,是一个女强人,这个女强人家世显赫,顽强 而守旧 。她摄政后,尽废神宗当年厘革 之新法,放肆 贬黜新党,起用了一大堆诸如司马光之类的旧党中人,所以在旧党中,声誉甚隆。
    哲宗赵煦人虽小,但是很有志气,也很沉稳,聪慧而早熟,八岁时便能背诵《论语》,字也写得很是 漂亮,从小就很是 仰慕神宗的变法,立志做一个锐意进取的帝王。但是年少时他却只能隐忍不发,潜藏 在奶奶那巨大的羽翼之下期待早早长大成人。
    哲宗虽然人很小,但是举止言谈却很庄重,不失帝王风范,甚至有时看起来还很是 可爱。
    有一次在朝堂大殿上,有一个小太监在拿奏折时,一不小心把哲宗的头巾给碰掉了,哲宗刚刚剃过头,小脑袋瓜油光发亮,看起来又呆又萌,滑稽可笑 。大臣们都低下头掩嘴偷笑,小太监吓得手足无措,旁边一个太监赶忙 拾起头巾给哲宗戴上,而哲宗则始终正襟危坐,一言不发,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厥后 ,当有人请示如那边 置惩罚 犯事的太监时,哲宗微笑着说,如此区区小事,犯不上大惊小怪,不用追究责任了。
    2
    一次,辽国使者前来朝见大宋天子,宰相蔡确心里琢磨辽国人喜欢奇装异服,长相又很怪异,担忧 小天子 见到后惊惶失措,有失国体,就提前给哲宗详细解说 辽国人的生活习性和特点,请求小天子 不要感受 太过惊奇,以免失态。

    蔡确在那儿不厌其烦地哕唆,这边小天子 一言不发,蔡确不放心,又口吐白沫地复述了一遍,等到蔡确口干舌燥说不动了,哲宗这才小大人似的板着脸,问蔡确:“辽国人是不是人?”
    蔡确不明就里,应声答道:“虽然 是人。”
    哲宗白了蔡确一脸,郑重其事地说:“既然是人,有什么可怕的。”这下蔡确晕了菜了,想了好半天,才知道眼前这位小天子 不简朴 ,赶忙 识趣地告退了。
    3
    奶奶高氏在和大臣讨论军,国大事时,从来不征求这位像部署 一样的孩子的意见,虽然他是真正的国家领袖,而他也总是一言不发,坐姿规则 ,装作很认真地听。在朝堂上,少年天子总是和奶奶相向而座,每当大臣向高太后禀报奏事时这个孩子看到的只是臣子们的屁股和背影,他把这一幕深深地印在心里,而外貌 上则沉静如水,不动声色。
    有一次,奶奶高太后似乎想起了他的存在,问他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时,这孩子淡淡一笑:“奶奶呀,你已经讲明 态度了,还要我说什么。”

    高太后当下心里一凛,知道这孩子不简朴 。
    有一次,高太后让太监撤换哲宗经常用的一个破旧的桌子,哲宗执意不从,逼急了,哲宗说:“这是我爹爹(宋神宗)用过的。”
    高太后大惊,知道这个小孩有主见,对自己所作所为有所不满。
    随着哲宗徐徐 长大,高太后不想着如何还政,反而变本加厉地牢牢把权力掌控在自己手中。
    4
    奶奶终于寿终正寝了,哲宗十七岁这一年里,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元首,蛰伏隐忍了八年之久的哲宗一改已往 的乖乖虎形象,把她奶奶生前的政治主张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急于拨乱横竖 改弦易辙的哲宗一刻都不愿意等,将先前只见屁股和背影的守旧 派旧党之人尽行废黜,而重新启用新党,并大行变法,国势重新有了起色。
    可惜的是这孩子最终病急乱投医,而且变法图新所用非人,由于久在深宫之中,缺少应变和处置惩罚 庞大 事务的能力,加之哲宗朝新旧党争越来越趋于白热化。士医生 们不惜以削弱国力来到达 政治目的,哲宗身边一直缺少可以辅助其成为一代明君的股肱大臣,而多是一些趋炎附势的小人,新政最终并未到达 预期目的。
    少年天子宋哲宗从恒久 的禁锢中得以解放后,沉湎女色,纵欲太过 ,加上从小体弱多病,这位自小颇得大臣们看重,最有可能给北宋带来最后一抹夕阳红的天子 ,年仅二十四岁就病死了,实在是有点可惜。更可惜的是哲宗生前无子,北宋迎来了花花令郎 宋徽宗的执政时期,哲宗的这个接班人给帝国带来了莫大的羞耻 ,北宋的挽歌即将唱响。

    免费订阅精彩威尼斯人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不简朴 的小天子
本文地址:/gsh/huangdi/49008.html
上一篇:摧毁大明山河 的万历天子     下一篇:孝父与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