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时机 见 威尼斯人|今天是:威尼斯人微信民众 号:guidayecom,期待各人 的关注与订阅!
威尼斯人威尼斯人故事
恐怖威尼斯人故事 真实威尼斯人故事 乡村威尼斯人故事 灵异威尼斯人故事 网络威尼斯人故事 现代威尼斯人故事 威尼斯人注册超吓人 女威尼斯人威尼斯人故事 宿舍威尼斯人故事 400个民间威尼斯人故事 999个威尼斯人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后宫故事 >

太监拉车

来源:威尼斯人(www.m1111.net)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3-02

    书生上黑车
    清光绪二十九年,朝廷时隔五年后再开科举,一时间京城内外人潮涌动,热闹特殊 。
    这一日,城门外来了两个书生妆扮 的人,一胖一瘦,一看就知道是前来加入 会试的举人。瘦书生名叫郭子睿,他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说:“我们紧走慢赶,没想到照旧 来晚了些,恐怕城内的客栈已经没地方可住了。”
    胖书生叫杨崇生,他听了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懒懒地说:“早就叫你不要来加入 会试……”
    郭子睿脸色马上 沉了下来,呵叱 道:“身为大清子民,怎可说出如此犯上作乱 的话?国难当头,正是我等念书 人……”
    “得得得,你这一路上都不知道说几多 次了。”杨崇生连忙打断了郭子睿的话头,一脸悻悻的样子。
    两小我私家 一时间竟都缄默沉静 了下来。这郭子睿,是扬州府一个大绸缎商的子弟,自幼饱读诗书,为人正直,时刻想着用自己的满腹才气 报效朝廷。他家和杨崇生家是世交,常有生意来往,两人又是自小玩到大的,关系自是纷歧 般。只是这杨崇生虽然聪慧,但并不喜欢念书 ,时常追随 家族商队四处闯荡,倒也见识特殊 。一直以来,杨崇生就劝说郭子睿跟他一起到外洋 留洋,可郭子睿满脑子想的是加入 科考,一直未能成行。这一次,听说郭子睿要去京城应考,杨崇生便快快当当 地随着 一道来了,想的即是 一旦郭子睿落榜,拖也要将他拖到外洋 留洋去。
    就在这时,一辆车身蒙着黑布的马车从城门口慢吞吞地过来,等靠近时,他们才发现拉车的竟是一个面白无须的太监。那太监将马车停了下来,满脸堆笑,露出了一口大黄牙:“两位爷,车上有请!”
    这太监没认错人?郭子睿和杨崇生马上 一脑袋糨糊,正想着,那马车的玄色 门帘突然 掀开了一角,露出一张陌生人的脸来,那是个年轻人,他笑着朝两人招了招手。郭子睿还没什么反映 ,旁边的杨崇生倒是反映 过来了,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声:“先上去再说,免得站在这儿被人当猴儿看!”说着,他拉起郭子睿,一个箭步就钻进了马车。
    进了马车后,那年轻人对着两人笑了笑,抱拳说道:“在下赵鸿举,今日出门,看到两位令郎 气度特殊 ,一时生出了结交之意,想邀请两位一起游览京城,不意 一时急切,竟差点儿吓着了两位,真是失礼了。”
    两人连忙回礼,杨崇生说道:“哪里话,我二人也是刚刚到京城,人生地不熟,正愁不知该如何是好呢,如此有劳赵兄了!”
    年轻人之间原本就好打交道,再加上这赵鸿举谈吐特殊 ,没多久就聊得火热。
    游览京城
    三小我私家 聊得正欢,马车停了,那太监说:“几位爷,聚宝斋到了!”
    赵鸿举一听,笑了起来:“郭兄、杨兄,这聚宝斋可是咱京城最有名的古玩店,有没有兴趣下来看一看?”
    郭子睿是个书呆子,对这些毫无兴趣,连连摇头,杨崇生却大笑起来:“好,难得来京城一次,去看看!”说着,他凑到郭子睿耳边小声说:“别疑神疑威尼斯人的,这赵兄能有太监当马夫,身份肯定特殊 ,难不成还能下套骗我们两个乡巴佬?再说了,能坐一回太监拉的马车,这面子可赚大了!”

    听了这话,郭子睿只得硬着头皮下了车,他正四处张望,忽听赵鸿举的笑声传了过来:“杨兄,你看这把扇子如何?”
    “唔,不错!”杨崇生对这些古玩认识不深,只得支支吾吾地应对,郭子睿上前一看,不由得惊叫起来:“这是唐寅的‘枯木寒鸦’扇!”
    “照旧 郭兄有眼力!”赵鸿举竖起大拇指,“这把扇子,玳瑁为柄,翠玉为坠,画风古朴,当为真品无疑了,就是这价钱有些贵了。”
    一听这话,杨崇生立刻满不在乎地说道:“不贵怎能称为宝物?这扇子,我买了!”说着,他英气 地从怀里掏出一大把银票拍在柜台上。郭子睿隐隐觉得有些差池 ,可也说不上什么话。
    出了古玩店,几小我私家 又去了好几处京城里有名的场子,眼看着天色黑了下来,郭子睿急了,名贵的工具 倒是买了一堆,可这住的地方还没找到呢。想到这儿,他连忙用手捅了捅身旁的杨崇生。
    杨崇生心领神会,对一旁的赵鸿举说:“赵兄,我们初来京城,连住宿的地方都还没找到。您看,要不我们就此别过,待我二人安置 下来,再请赵兄过来一聚?”
    赵鸿举笑道:“行了,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保管让两位兄长满意!”他这么一说,两人便放下心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突然 停了下来。三人下车后,郭子睿左右看了看,发现这是一个很平常的胡同,马车停的地方则有一个小门,连个招牌都没有,心下觉得有些不妙。杨崇生也是一脸警惕,问:“赵兄,这、这客栈在哪儿呢?”赵鸿举高深莫测地笑了起来,说:“两位兄长,今晚,咱们就住肃亲王府了!”
    夜宿亲王府
    这话一出,郭子睿的脸马上 吓白了,杨崇生反倒很镇定,笑着说:“赵兄可真会说笑,王府哪是我等草民进去的地方?”
    就在这时,边上一直缄默沉静 不语的太监突然 笑着开了口:“二位令郎 ,赵令郎 当年可是被皇上钦点为殿试第四名的,厥后 被王爷看中,请入了府中,算得上是王爷手下的得力干将。若换了别人,就算王爷不在府中,也不敢随随便便将外人带进去留宿的。”
    就这样,赵鸿举将两人带进了王府,部署 在一个房间,然后告了声“冒犯 ”,便出去了。没过多久,便有一个丫鬟模样的人前来带他们去宴客厅赴宴。两人一进去,就看见赵鸿举早就坐在那儿了,身边还坐着十多位相貌靓丽的女子。

    两人进来后,赵鸿举将他们引到身边的座位坐下,这才悄声说:“这些都是王爷的妻妾,可不要乱了礼数。”說着,他又起身将两人向席上诸位介绍了一番。
    酒席撤去之后,一位王爷的小妾提议掷骰子玩。郭子睿对掷骰子没啥兴趣,就独自坐着品茗 。过了一会儿,他忍不住凑上去看个热闹,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桌面上堆满了大把花花绿绿的银票,每一张都至少是一百两。只见骰子骨碌碌一转,转眼间这些银票就换了个主儿!郭子睿艰辛 地咽了一口唾沫,心里悄悄 受惊 :这哪叫玩骰子?简直就是玩命啊!
    连着几日,杨崇生都被那群女子拉着去赌钱,而郭子睿要么在房中看书,要么和赵鸿举聊聊天下时事,日子倒也不那么惆怅 。
    这一天,郭子睿正在房中看书,突然 门开了,赵鸿举和杨崇生惊慌地闯了进来,赵鸿举急着说:“郭兄,大事欠好 ,王爷回来了,似乎正在气头上,你和杨兄先从后门溜走,我去挡一挡王爷!”说着,他也不等两人收拾收拾,拉着他们就到了后门,一个劲地催着他们快走。
    等赵鸿举离开后,郭子睿这才发现,他们两人已经在王府之外了。郭子睿苦笑了一下:“唉,只是苦了赵兄,他这一回不知得为我们蒙受 多大的责罚呢!”
    杨崇生也叹息 道:“是啊,这人还真不错,希望 他没事吧。”
    随你留洋去
    事发突然,两人的行李、包裹都落在了王府里,郭子睿苦着脸说:“这下完了,别说加入 科考,恐怕连家都回不了啦!”杨崇生笑道:“早就让你别来,这下可好,到了京城也加入 不了科考。”
    郭子睿一听震怒 :“还不都是因为你想要长脸?要不是你想要坐太监拉的黑马车,要进王府留宿,哪里会生出这许多事?”
    两人一路拌着嘴,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城门四周 的一家茶室 前,走在前面的杨崇生突然 大叫了一声:“看,黑车子—”
    郭子睿定睛一看,可不是嘛,照旧 那天那个太监拉的车!
    就在这时,有个书生模样的人路过,听了他俩的话,忍不住开口说道:“这黑车子在京城内可是台甫 鼎鼎啊,莫非两位是从外地刚来的?”
    郭子睿有点好奇地问:“台甫 鼎鼎?此话怎讲?”
    那书生笑着解释了起来,原来,朝廷里那些王公贵族,虽有衣食俸禄,但由于他們的生活奢侈铺张,最后往往是入不够 出,于是,“黑车子”便应运而生了。所谓“黑车子”,就是用玄色 帷幔将马车围起来,让一名太监追随 ,专门物色那些第一次到京城游玩的人,然后将他们带到王府中,乘隙 “谋取”他们的钱财。
    郭子睿的心情 徐徐 僵硬起来,他又问道:“兄台可曾听说过赵鸿举?”
    “赵鸿举?这可是肃亲王府中的大红人啊,听说这‘黑车子’的点子就是他想出来的。”
    现在 ,那辆黑车子正来回地在城门口转悠,一阵风吹过,那黑帘飘了起来,郭子睿看得真切,果真 是赵鸿举,亏得自己还为他担忧呢!想来那古玩店也是他早就谋划好的圈套,那把唐寅的“枯木寒鸦”扇铁定也是假的了;另有 那些王爷的侍妾,一个劲地围着杨崇生赌钱,肯定做了不少手脚,要不杨崇生怎么会天天输?
    郭子睿想到这些,禁不住苦笑了一下。这时,杨崇生开了口:“我让你随我去留洋,为的是开眼界学技术,学成了照样可以回来报效国家,可如果你加入 了科考,说不定你就是下一个赵鸿举!”
    郭子睿听了,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过了很久 ,这才抬起头来,眼神变得无比坚定:“好,这科考不加入 也罢,我随你留洋去!”

    免费订阅精彩威尼斯人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文章标题:太监拉车
本文地址:/gsh/hougong/32187.html
上一篇:华文 帝母亲薄姬的传奇故事    下一篇:幸运的公主